提高环保意识 建设美好家园

4月-17-2017

政协委员谈绿色发展保护生态环境

3月7日(星期一)15时,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就全面节约和高效利用资源,推动低碳循环发展,加大环境整治力度特别是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加强生态保护和修复,有序有度利用自然,促进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等回答记者提问。

 

五位政协委员是: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解振华先生。

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秦大河先生。

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

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胡存智先生。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新闻评论部主持人,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白岩松先生。

京华时报记者:

各位尊敬的委员你们好,我是京华时报记者。提问秦大河委员,大城市污染源有很多模棱两可的说法,请问雾霾成因是什么?汽车尾气到底是不是首恶?谢谢。

 

秦大河:

雾霾是从科技界到管理层、到人民群众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关系到民生、关系到福祉、关系到健康。雾和霾是两回事,雾是水汽,霾是颗粒物,现在主要是人类活动排放的颗粒物。刚才你问到有关雾霾的成因,简而言之,主要是人类活动排放造成的。排放源很多,就全国来说煤是最主要的,当然我要煤正名,中国主要能源还是靠煤,据我知道到2050年中国的煤作为能源比重还要超过50%左右,煤的清洁利用是关键。所以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有一个例子可以证明,每年冬季取暖季,在东北到华北大面积的雾霾增加。

 

另外一个原因是汽车尾气,我国汽车尾气在国家有关职能部门的严格要求和企业共同努力下,燃料油品的质量提高比较快。比如北京目前用的国V型号的油品和欧洲差不多,但是其他地区情况有差异性。所以就大城市来讲,在煤作为一种主要污染物的情况下,汽车尾气排放是有一定分量的。但是我要特别强调,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建筑工地一些机械的排放,还有少量的黄标车以及冬季取暖季在城市周边散烧煤这样一些污染,在微风的情况下是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你要问前两天雾霾这么严重,为什么这两天天气这么好?另外一个原因是大气环流,它和全球变暖有一定关系。举个例子,去年12月初北美洲由于全球变暖冷空气迅速向北极地区移动,加上海洋海冰范围减少,暖空气达到北极点的时候一度上升到零度左右。有记者专门问过我元月怎么上升到零度以上?我问了一下,那是“模式”估算的温度,温度差了35度。这样强大的压力下,驱使北方的很多冷空气向北推移,造成我们国家比较大的寒流活动,其中有一次是霸王寒流,还有老百姓说的世纪寒流,吹散了雾霾。雾霾是人类活动污染造成的,汽车尾气有一定的贡献,天气条件非常重要。

 

路透社记者:

提问解振华委员,英国有两个大学今天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他们说中国的碳排放在2014年已经达到峰值。我想问您有什么判断?如果是正确的话,中国是否会调整气候的承诺。

 

解振华:

你是老朋友了,而且很关注气候变化问题。你问的这个问题,最近有不少研究机构发表了一些文章。主要是讲全球由于经济下行,各国也采取了一些积极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2015年,全球碳排放没有增加。没有增加的主要贡献是中国。这是多数研究机构作出的一个判断。它是用数据来说明的,也是可以理解。但是各国碳排放和它的发展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中国明确的提出了INDC(自主贡献目标),提出到2030年左右会出现中国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而且我们要争取早一点实现。

 

具体的措施也都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第一,很重要的是节能,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节能实际上也是个新能源。第二,发展可再生能源,就是零碳的能源。第三,增加森林碳汇。第四,调整经济结构、产业结构。通过这些措施来降碳。中国之所以提出2030年左右出现峰值,是跟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有直接关系,因为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正在进行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这个过程中由于发展,它还要能源的支撑,但是能源的结构、产业结构要进行大幅度调整。因此中国提出来要通过绿色、低碳、循环发展,通过这样的路径,既要保证我们的经济增长,改善人民的生活、保护环境,还要积极的应对气候变化、减排。这是根据中国国情提出的峰值目标,2020年全面实现现代化,工业化基本完成,工业的排放滞后一段时间,工业的峰值早一点出现,城镇化可能中国到2025年、到2030年发展会趋稳,城镇化过程中的建筑、交通还会增加能源的消耗,但是如果调整它的结构,也可能会出现二氧化碳的排放趋稳。另外中国的人口,我们在制定规划的时候已经考虑了一家可以生两个孩子,所以人口的增长在2030年也会趋稳。基于以上这些考虑,我们最后确定2030年左右要实现峰值。

 

各个国家现在看,除了已经完成工业化的后工业化国家现在进行二氧化碳的绝对减排,其他国家都是相对减排。中国提出了相对减排之外,又提出了峰值概念,这在发展中国家也是第一个提出来的。所以国际社会还是给予积极地肯定。你刚才讲我们是不是2014年就出现峰值,并不是这样。实际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还在增加,但是我们采取的力度还是非常大的。中国累计节能量,最近20年是全球总节能量的58%,这就说明我们的力度。发展可再生能源,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全球24%-25%,最近这几年的增量部分占了全球的37%-42%。我们在节能、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的进展还是非常大的,这都是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的。谢谢。